当前位置:泰顺新闻资讯 > 时尚 >

环球网时尚独家专访:赖声川

时间:2019-08-08 17:00来源: 作者:泰顺新闻

  【环球网时尚综合报道】:编辑:陈晨;特邀作者:杜峥

  赖声川:大部分人会把我当导演,忘了我还有剧作家的身份

  赖声川,华语圈的顶级话剧导演,英国国家广播公司(BBC)称他是“现今最顶尖的中文剧作家”,日本NHK电视台说他是“台湾剧场最灿烂的一颗星”,《中国日报》(ChinaDaily)称他为“中国剧场的巨人”……在中国话剧百年名人堂中,他的名字和老舍、曹禺、于是之、焦菊隐等戏剧名家并列在一起。  赖声川(摄影师:郭延冰)     

  早在上世纪末,赖声川的话剧《暗恋桃花源》女主演就是林青霞与金士杰,演到今天,历经33年,多个版本,依旧魅力不减,一票难求;他的话剧《如梦之梦》,被评为21 世纪初期华人剧场最受瞩目的话剧之一:30 多位演员,100 多个角色,2 层的立体舞台,360 度可旋转的座椅,8 小时的演出时长,并不便宜的门票却在1 分钟内被抢光——让它一度成为人们争相谈论的演艺圈盛事,连赵薇、陈坤、舒淇、井柏然等众多明星也抢票去看。

  从上世纪80年代成立【表演工作坊】以来,赖声川以及他的戏剧,不仅成就了一个属于话剧的“黄金时代”,更使得“进剧场看戏”成为文艺青年生活方式的一种选择。

  赖声川的戏剧,值得进剧场看;赖声川的剧本,值得读,更值得收藏。

  他曾经在微博中记录过这样一件事:“《如梦》在上剧场演出最后一场完毕后有文化界的朋友到后台致意,说剧本很好,问我是根据哪一个小说改编的?其实这是挺无辜的一个问话,我听了也不会有什么不舒服,但当我跟他说这全是原创的之后,我才比较难过的感觉,在我们大创作环境里,并没有太多人认为自己会有能力做原创的剧本,反而先是去思考如何改编他人的东西。我们必须要越过这个阶段。”

  这位文化界的朋友提的问题侧面反映了一个事实:在中国,原创剧本的数量和品质是令人忧虑的。“近年来全世界剧场导演重新诠释文本的尝试颇为显目,但没有原始剧本也就不可能有重新诠释或解构的机会。国内能够持续不断发表新作品的剧作家实在不多,以至于原剧作以及剧作家容易被忽略。”赖声川说。

   

  《如梦之梦》剧照  

  尽管被BBC评为“现今最顶尖的中文剧作家”,但是大多数观众却常常忘记赖声川“剧作家”这个身份。

  剧本剧本,一剧之本。剧本是一部戏的基础性工程,也是一部戏的灵魂。在赖声川这里,剧本更有一种浪漫的表述:“对我来说,一部戏就像一个魔法一样,有它的魔术密码。目的在让观众掉进魔法中,而且是特定的魔法中,专属这一部作品的魔法。”

  现在,赖声川向观众公布了自己的魔术密码。今年6月,中信•春潮出版了《赖声川剧作集》,收录了他的九部经典剧作:《如梦之梦》《暗恋桃花源》《宝岛一村》《十三角关系》《圆环物语》《水中之书》《在那遥远的星球,一粒沙》《如影随行》《红色的天空》。

   

  《如梦之梦》剧照   

  这套剧作集展现了30年来赖声川用戏剧构建的宇宙,在这个宇宙中发生的故事,荒诞、搞笑、辛辣、讽刺、温情、热烈、百转千回,不变的是,“梦”“因果”的意象贯穿其中,对“生死”“轮回”的思辨随处可循。读罢掩卷,宛若一场大梦,又像度过了九种人生。

  它适合话剧新人做入门功课,或是想看戏却买不到票的发烧友,又或是还有想要拿来收藏的爱好者。赖声川导演更是对它抱以期许:“让年轻人拿在手里就可以排戏。”在最终的图书形式上,所有书不仅可以平摊,而且可以360°翻折,完全实现了单手持握。排戏的人可以一手拿剧本,另一只手做动作,轻巧实用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在每个剧本之前,都有赖导的暖心tips:在赖声川自导的版本中,该剧目时长多久,若设中场休息应在哪一场之后。为有排戏需求的读者设立了一个可供参照的“标杆”。

   

    《如梦之梦》剧照   

  就在《赖声川剧作集》出版之际,环球网时尚频道独家采访了赖声川。谈及戏剧文学与舞台艺术的张力时,赖声川期待后来者依靠自己的剧本,发掘出更多的形式与内涵:“有时候我在想,不照我的方式做,应该就无法创造我自己所创造的魔法。我的剧本是否有其他表现的魔法?这就有待后人去寻找。”

   

  对话赖声川

  Q=环球网时尚频道  A=赖声川

  Q:这次您将9部戏剧作品结集出版。这些剧场中演出的剧目以文本形式呈现,在您看来戏剧文学与舞台艺术的关系是怎样的?

  A:在某一个意义上,一部戏的剧本就像一部交响乐的谱子一样,只是传统剧本记录的不像五线谱记录的那么准确,话说回来,一般的读者或爱乐者也不回去看乐谱,所以剧本的模糊性也带来了更多读者阅读的可能性,让读者的想象力带他进入到戏的氛围里及角色的内心里。

  一般人研究戏剧文学,可能会忽略一个剧本的演出性,纯粹欣赏文字,这也不能算不对,但是这已经成为戏剧文学的另一种欣赏方式。

  我一直很赞成一个剧本的二次创作性,也就是说未来的导演导我的作品,我一直认为他们有充分的自由来诠释我的作品,但因为我的戏都是我自己导,所以已经有很清楚的诠释方式,而我经常在想,不去那么诠释可能会无法表达这个剧本。对我来说,一部戏就像一个魔法一样,有它的魔术密码。目的在让观众掉进魔法中,而且是特定的魔法中,专属这一部作品的魔法。有时候我在想,不照我的方式做,应该就无法创造我自己所创造的魔法。我的剧本是否有其他表现的魔法?这就有待后人去寻找。

  Q:您经常参加国外戏剧节,也参与创办了乌镇戏剧节,将国外优秀剧目引入国内。就整体来说,现在中国戏剧行业和西方戏剧行业相比,生存状况和制作条件有什么差别?

  A:我最近有点忧虑国内原创剧本的数量和品质,近年来全世界剧场导演重新诠释文本的尝试颇为显目,但没有原始剧本也就不可能有重新诠释或解构的机会。国内能够持续不断发表新作品的剧作家实在不多,以至于原剧作以及剧作家容易被忽略。(笑)就像大部分人会把我当导演,忘了我还有剧作家的身份,主要还是因为大家都觉得好像导演都会编剧,其实不是。

  Q:您的《暗恋桃花源》演到今天,历经33年,多个版本。现在再去看它,又有什么不同的味道?它有这么持久的生命力,源于什么呢?

  A:在创作时从来不会想到一个剧本能演多少年,一切都是为了当时。暗恋三十多年了,如梦马上要二十周年,宝岛也过了十一周年,这都不是能够预估的。暗恋为什么能跟不同的时代说话?我也经常在想。当然暗恋的主题都是属于全人类的,而且是比较永恒的主题,关于追寻,关于爱情。但它呈现的形式当年算是很新颖,到今日好像也没有褪色。我最近在想,暗恋之所以长久是因为它是个谜。因为形式之特殊,让你起先看不懂,后来又觉得看懂了,但终究是不能确定。暗恋的基础理念就是拼贴,不确定性,于是不可能用一句话说明这部戏的意义。或许这就是它能够长久的理由吧,对每一个人的意义都不一样。

  Q:上剧场,是赖声川的专属剧场,您对这个空间有什么样的期待? 前些日子宫崎骏的团队在这里举办了电影《千与千寻》的首映会。您希望更多尝试类似的跨界合作吗?

  A:上剧场是有很多可能性的,在建成之前,上剧场的座位图是我自己有去画图设计的,每个位子看演出的视线都不会被前面观众遮挡,这是我很骄傲的事情。我们一个一个位子去坐,还用电脑分析,秘诀是每排的高度不同,全国可能没有一家剧院比上剧场的视野要好。从2015年12月开幕以来,我们在这个舞台上演了《暗恋桃花源》,拍过网剧《王子富愁记》,也在技术上有了突破演出《宝岛一村》,接着《如梦之梦》也成功在这里公演了。上剧场还会把舞台开放给素人团队参加《暗恋桃花源》大会演和上剧场周年庆的擂台表演。我们在这个舞台上很开心很欢乐,在这个剧场里也有过很棒的制作,我相信这些生命力和欢乐本身的能量会直接传达给每一个人。

 

  书名:赖声川剧作集(套装全9册)

  作者:赖声川 著

  出版社:中信•春潮

  上市时间:2019年6月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泰顺新闻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

豫icp备11023661号-1